Kelp_captain

一个写贱虫的号

【范宜】《越界关系》上

啊姒Doria:

*炮 / 友设定


*OOC,且请勿上升正主


 


 


 


01.


黑夜像是一头拥有着黑亮毛皮的野兽,它弓紧腰背,不动声色地用尖利的獠牙撕咬白日的繁复伪装拆解入腹,深邃双眸沉默地审视着被掩藏在角落里的、饱含人类无关感情的肉欲交易,穿透了灯红酒绿万般浮华,麻木泰然。


 


城郊的某高档酒店房间内,正借着幽幽月色上演着一场限 / 制 / 级画面。远离人多眼杂的市中心,长时间生活于钩心斗角和镜头曝光下所积攒的欲望,都在这里毫无保留地得到释放。



https://shimo.im/hrt7V3EITAYSQnyc






02.


林在范和段宜恩是炮 / 友,一个月前两人在林在范常去的那家酒吧认识,说巧不巧,都是刚和男朋友分手的惆怅状态,吧台前几杯烈酒下肚再回过神就搞到旁边酒店的床上了。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林在范意识到自己和前任分手的当晚竟然就找人上了床,心情复杂极了,当即披了件衬衫在床边坐起身,背对着睡得正熟的段宜恩一面叼了根烟准备冷静冷静,一面从扔得满地的衣物里寻找打火机的影子。


 


忽然从身后冒出一只握着什么东西的手给林在范吓得往后倒了一下,段宜恩急忙伸手去扶,或许睡得迷迷糊糊全然没有一丁点尴尬的意识,整个人软绵绵地蹭到林在范背后,把下巴垫在人宽肩上,半阖着眼用困倦未消的低哑嗓音道。


 


“用我的。”


 


等林在范定睛再一看,打火机精致的银色外壳上刻着一排英文,房间光线昏暗看不太清,他道了声谢接到手里,指腹摩挲外罩的触感让他知道这肯定不是个便宜货。


 


当林在范转头要还时,段宜恩推回他手里没接,继而不紧不慢地躺回床的另一边翻了个身,良久又翻过来盯着林在范的眼睛看了半天。


 


“先生方便留个姓名电话吗?”


 


他瞅着段宜恩瓷娃娃似的小脸,鬼使神差地交换了名字和私人号码,从此他的手机里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叫“Mark”的男人,姓名栏还特意被人输了个“1”,相当于置顶通讯录,林在范看在眼里变相默许了。


 


但有一点,对于彼此在生活里的其余相关,他们并不了解,也从不打听。仿佛是约定俗成的事,虽不是避之不谈,却也不约而同地绝口不提半句。


 


一个炮友的基本素养。林在范是这么觉得的。


 


当然,如果没有那通电话的话,他俩这辈子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上 / 床之外的交集。


 


 


 


03.


段宜恩不知道,生活里的林在范同在缠绵时温柔体贴的那位简直判若两人。


 


一身考究白西装,放荡不羁的狼奔头,以及抬眸慵懒细察却不乏锐利的眼神,唇角带笑,手持半杯红酒游走商圈高层如鱼得水。


 


这些年到了适婚年纪,那股子禁欲气场更是吸引了不少名媛千金的注意,谁知林在范一个看上的都没有,全笑脸相迎给打发走了。


 


“哟,林副总——”


 


得,这又一个。


 


“bambam?”转头发现自己家那倒霉弟弟,林在范皱了皱眉,道,“昨天你人不还在泰国吗?”


 


“哥你别管,我今儿给你介绍个小姐姐,保准合心意......哎呦——在范哥你别动手!”


 


收了准备照着人后脑再来一下的手,林在范颇为不满地嗤了一声,抿口红酒,道:“合什么心意,你小子少给我来这些乱七八糟的,别总把酒会当夜店玩。”


 


“真的!你信我!反正你也单着,就当提前物色物色?”


 


“我给金有谦打电话,你赶紧回家睡觉去。”


 


“不要!我不想见他!”


 


“怎么,闹别扭了?”林在范放下酒杯,安抚意味地搂住小孩的肩膀拥靠进怀里,另一只手则伸进西裤口袋掏出手机迅速点弄几下。


 


没多久只听他冲着电话那边说道:“bambam在酒会这边,你来接他吧。”


 


bambam:“???林在范你到底谁哥????”


 


“赶紧走吧你,小两口床头吵架床尾和的。”说罢还凑到他耳边补充了一句,“明知你哥取向还敢挑衅,没让你自己走回家是我最后的仁慈知道吗。”


 


好不容易送走了自家这不省心的弟弟,没多久兜里的手机又开始不知疲倦地震,林在范嫌不方便接顺手给挂了,不到三十秒对方又给打来了,如此反复三次,林在范找了就近的阳台接电话,寻思如果对方说的不是正经事就直接把手机扔下去,一了百了。


 


本来心气不顺,在看到来电显示后气明显就消了大半。愣愣地对着手机犯嘀咕,犹豫半晌这才小心翼翼地接起来。


 


“Mark...?”


 


“请问是林在范先生吗?”电话那头不是往日所熟悉的酒心糖似的低音炮,反倒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尽管声音甜腻,但着实难以忽略对面声音里的那份焦灼。


 


林在范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您是?”


 


“先生您好,这里是市中心医院。手机的主人正在我院急诊室接受治疗,能请您尽快过来吗?”


 


心猛地一沉,应了句“我马上到”就急匆匆地离开了会场。


 


 


 


TBC.

评论

热度(119)

  1. Kelp_captain啊姒Dor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