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p_captain

一个写贱虫的号

我好像拖了很久了……

终于报完了 我这几天就更文

亲爱的美少女们 我在家里肥宅一直找不到好的剧情写接下来的 一想就是满脑子的虐 所以给我说说你们想看到的剧情吧 [下周就公布成绩的我好虚]

口袋里的蔚蓝^:

当岳岳戴了个斯文眼镜....

你们,

get到他的颜了吗 😉

其实还是很能打的哦

本丧体质 活得太像小丑了 完全表露不出来内心了

口唇期

无能力校园AU
加菲虫X 未毁容rr贱(患有狂躁抑郁症)如果OOC请原谅

①口腔期(或口欲期)(oral stage)约从出生到1.5岁,是个体性心理发展的最原始阶段,其原始性的性力集中在口部;靠吮吸、咀嚼、吞咽、咬等口腔活动,获得快感与满足。若口腔期婴儿在吮吸、吞咽等口腔活动中获得满足,长大后会有正面的口腔性格(oral character),如乐观开朗,即口腔性乐观(oral optimism)。反之,若此时期的口腔活动受到过分限制,使婴儿无法由口腔活动获得满足,长大后将会滞留下不良影响,此种不良影响又称口欲滞留(oral fixation),长大后将会有负面的口腔性格,如口腔性依赖(或口欲性依赖)(oral dependence)。它是一种幼稚性的退化现象,指个体遇到挫折时,不能独立自主地去解决问题,而是向成人(特别是向父母)寻求依赖,有一种返回母亲怀抱寻求安全的倾向。又如口欲施虐,(口欲施虐 oral sadism 指个体不自觉地咬人或咬坏东西的口腔倾向。)及悲观、退缩、猜忌、苛求等负面的口腔性格;甚至在行为上表现出咬指甲、烟瘾、酗酒、贪吃等。
01http://chichi108.lofter.com/post/1e830a73_ee874725
02

  在此之后,Peter就时刻注视着Wade。

  或许是上帝的安排,他们的化学课在同一间教室上课,Peter常常会因注视着斜前方的Wade被老师点名道姓。就好比现在,Peter正在注视着Wade,曾经暗恋Gwen也未曾像一个偷窥狂般追随她。可他不得不承认Wade身上的确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吸引着他,围绕着他,让他无法脱身。Peter发现Wade身上旧的伤口的消失会伴随着新的伤口的出现,而他的确是Gwen口中的疯狂人物,那种癫狂那种夸张是他未曾遇见过得,Peter还发现他只要离开校园手中就离不开香烟以及啤酒,Peter甚至曾设想过Wade的生活,估计是沉浸在尼古丁和酒精的漩涡之中,以及那无法轻易察觉到的孤独中。

  Peter习惯性的将笔尾咬在了嘴里,用牙齿摩擦慢慢滚动着笔,依然趴在桌子上注视着Wade的一举一动。

  “Peter先生,你又在想你的梦中情人吗?”年迈的红发化学老师撑在讲桌上,眉头紧皱地看向Peter。

  Peter还未来得及脸红就听见了教室里同学的笑声,那笑声就像催化剂使Peter更加的羞涩,下意识缩起脖子别扭的将墨绿色的外套捂住头,心里默默祈祷着Wade不要看自己,但这是不可能的。

  Peter站在百褶窗前,低头看着化学老师劣质的红色皮鞋来回走动,黑白斑点的连衣裙惹得他眼睛晃。年迈的化学老师的声音就像我嗡嗡发声的老牛令人发困,Peter用手顶了顶眼镜框,偷偷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他可不想错过一会儿的体育课,因为可以看见Wade穿着无袖背心打篮球。可Peter又觉得这个想法超gay,在装摸做样的表情上透漏出了自己的内心,可谁知现在老师正说在重要关节,Peter的反映更是又惹了化学老师不开心。

  等Peter到达体育馆时,体育课已经进行了一半,而Wade貌似已经在场下休息了,与那些啦啦队成员喜笑颜开。Peter有些沮丧的来到了Gwen身边,用着半死不活的声音呼叫着她。

  “喂,Peter你哈哈哈哈哈你这是什么表情,一脸委屈。”Gwen被他的表情笑得捂着肚子。

  “哇Gwen你可不知道那个化学老师是有多唠叨,他还说我下回再发呆,就要叫梅姨来。”

  Gwen恢复到了平常的状态,双手扶着Peter的肩膀,与他四目对视,认真地说:“Peter你该不会有喜欢的人了吧!”

  Peter的脸像是喝了烈酒般红的要死。

  远方Wade正搂着一位棕发美女的肩膀,盯着Peter某个圆翘的部位,舌头舔了舔嘴角。

  “嘿,你知道那位正在跟那位金发美女聊天的人是谁吗?”Wade带有玩味的问了问身边的女人。

  那女人连头都没带抬的,随口脱出:“你肯定说的是Peter Parker,怎么你想跟那位书呆子认识?”

  “哦何止认识宝贝,他可是哥的小甜心,你看他那完美的翘臀,哦天哪哥现在就想按着他操。”Wade用比划着Peter的翘臀。

  至于Wade什么时候注意到Peter的,毋庸置疑是那戏剧性的初遇,那天他的手不巧的触碰到了Peter的臀部,紧实的肉感,适宜的弹性,令Wade着迷。等他看清Peter的面貌时,那双深邃又散发出不同常人的柔情的双眼令他沦陷。他是多想告诉Peter自己的对他的痴狂,可是他自身的状况实在不方便对Peter说出自己的感情,毕竟现在的他没有可控性,就像一颗炸弹随时会有危险。

  晚餐Wade依旧是墨西哥脆饼和啤酒,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自己最近的病症有了些许好转,或许是平常暴躁兴奋或者犹豫自残的状况出现的此处再渐渐减少。酒精充斥着他整个身体,像泡腾片混合在血液中散发到体内的每一个角落。虽然没有到饮酒的年龄,但Wade就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脑海里出现的全是自己与Peter干某种事情的画面,自己越吃越开心,时不时还会自言自语。

  一个转身,靶心出现,翘臀闪现,令Wade惊喜若狂,疯狂地在心中激动。

  你看看他那美丽迷人的身材,绝对是个尤物,光凭眼睛看我都能感受到那柔软的触感。哥要爱死这甜心了,哥现在就要让他躺下,不不不,现在我们要成为朋友,然后攻略他,要让他体会到哥的魅力!今晚就自我解决吧!

  Wade一口吃完了墨西哥脆饼,手上留有的食物痕迹蹭在了裤子上,将袖子拉下掩盖住了那些伤口,至于其他部位的管他呢。现在最重要的是,让Peter小鹿爱上大灰狼。

 

我完全不会搞那个链接……还有没写过校园和he的我写起来总觉得好尬 如果剧情老套真的不好意思

在听爵士突然听着发现歌词😂😂好我过会去码文 这几天沉迷于坤音无法自拔了

口唇期①

无能力校园AU
加菲虫X 未毁容rr贱 贱患有狂躁抑郁症如果OOC请原谅

00
  我无法忘记十七岁那年,冰冷的水浸湿我的全身,即使屏住呼吸也能感受到液体在我身体内流淌,我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大脑因没有空气的滋养而变得发麻,控制不了我的身体,我也能感受到死神塔约托斯的到来,在那一瞬间我仿佛意识到自己终于能摆脱那些流言、痛苦和心中的那一份永不能表达的爱。

  可等我再次苏醒时,眼前却不是那令我渴望的天堂,而是那拥有碍眼白色的医院,以及我最不想看见的面孔。

01
 
  那是一个春日的早晨,纽约的春风中还有一丝寒意。Peter艰难的从家门挤出来,皮肤接触到寒冷的空气不由得打了个颤,下意识的裹紧了外套,用脸蹭了蹭衣领。自从Ben叔意外去世后,他就很少出门了,学校也很少去。他一直在自责,自责自己那时为何要摔门而走,自责自己那时为何没有在Ben叔身边。即使已经过了许久,Ben叔痛苦的面孔和那凶手狰狞的面孔还在他的脑海里闪现,它会使他从梦中惊醒,它会使他陷入到那无助的恐慌中。

  家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Peter滑着那破旧的滑板孤零零地穿梭在街道上,他看着前方那还发着嫩芽的树枝,交叉在一起的树枝密密麻麻的遮掩住了微弱的阳光。极少辆的汽车从他身边驶过,轮胎与油柏路的摩擦发出了哄哄的声音,却使空气更加宁静。有时他在想如果自己身边有人陪伴自己就好了,只是在身边就好了,这样在身体上就会有一种依靠。

  耳机传来了Lana Del Rey的歌,不可否认的是在这几个痛苦的月份中,她的歌声一直陪伴着Peter,或许是因为她的歌声可以令他寻找出一些令他可以放下一切的特质所在。他闭上眼,身体带动着滑板轻轻的摇摆着,沉浸那些令人沉迷的歌声中。

  可是过于的沉迷可不是什么好事,面部突如其来的硬度使Peter吓了一跳,随后是他踉跄的模样,最后不幸的撞倒了一位路人。他从路人的身上爬了起来,捂着因猛烈撞击发红的额头,连忙向那陌生人道歉。那个人深深叹了口气,捡起了被撞掉的墨西哥脆饼,头都没抬得低声说了句没关系便转身离开了。Peter抱着滑板看着那被灰色套头绒衣帽子遮住脸的人,渐渐地远离了自己。那句没关系一直徘徊在他的脑海里,像回声般重复,那低沉的雌性的嗓音使他沉迷,第一次就令他着迷。他甚至想敢上前拉住那陌生人,让他再好好的给他说些话。可他这一切的幻想都被Gwen的电话而打断了。他最后瞟了一眼那陌生人,不轻易间注意到了他上衣上的一道血迹。

  等Peter到学校时Gwen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Gwen是他的好朋友以及曾经的暗恋对象。对于Peter能再次回到学校,Gwen显然表露出了急切的心情,她太知道Peter的内心,她知道他肯定还再自责,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陪伴,一个好朋友的陪伴。

  “嘿,最近过得怎么样?”Gwen捧着书向Peter微笑的说道。

  Peter耸了耸肩,做出了一个撇嘴的表情,“说实话,不太好”,说完,将自己的滑板挂到了书包前面。
 
  Gwen与Peter走在了一起,微微抬起头对他说:“可是你不在时候学校可是很有趣了。新转来了一位学生叫Wade,可以说是一个麻烦鬼。”

  “比Flash还要麻烦?”

   “那可不!哦,就是前面那身穿灰色绒衣的那位。”Gwen腾出一只手指向了Wade。
 
   顺着Gwen所指的方向看去,Peter睁大了眼睛,那不就是刚刚那位被他撞倒的人吗?现在他摘取了那蒙砂,露出了他神秘的面貌。那一头令人羡慕金色的秀发和令人沦陷的蓝色双眸绝对是在女生们中受欢迎的类型,宽松的衣装也遮挡不他那高大健硕的身材。随着他向右转身,Peter看清了他的全脸,看清了他左脸的刀疤,和露出的右小臂和脖间上一道道用刀割的痕迹。Peter联想到了他身上的那道血迹,顿时皱起了眉头。或许是错觉,Peter感觉Wade点完那根香烟后也在注视着他。

  Peter转头看向Gwen,“是叫Wade是吗?”

①口腔期(或口欲期)(oral stage)约从出生到1.5岁,是个体性心理发展的最原始阶段,其原始性的性力集中在口部;靠吮吸、咀嚼、吞咽、咬等口腔活动,获得快感与满足。若口腔期婴儿在吮吸、吞咽等口腔活动中获得满足,长大后会有正面的口腔性格(oral character),如乐观开朗,即口腔性乐观(oral optimism)。反之,若此时期的口腔活动受到过分限制,使婴儿无法由口腔活动获得满足,长大后将会滞留下不良影响,此种不良影响又称口欲滞留(oral fixation),长大后将会有负面的口腔性格,如口腔性依赖(或口欲性依赖)(oral dependence)。它是一种幼稚性的退化现象,指个体遇到挫折时,不能独立自主地去解决问题,而是向成人(特别是向父母)寻求依赖,有一种返回母亲怀抱寻求安全的倾向。又如口欲施虐,(口欲施虐 oral sadism 指个体不自觉地咬人或咬坏东西的口腔倾向。)及悲观、退缩、猜忌、苛求等负面的口腔性格;甚至在行为上表现出咬指甲、烟瘾、酗酒、贪吃等。[来源:百度]

第一章很少算是试水……怎么说喜欢这个cp也只有一年的很短时间 不能完全了解和把握性格  所以我就用我的方式来塑写了 如果不喜见谅 因为按照以往的情况我的文章一般不太惹人喜欢 所以如果你喜欢的话麻烦你点个小爱心或者留个评论吧💕